孩子做手术后

2020-06-02 03:02

在海口市人民医院,记者见到谭义猛时,他正在蜷缩在床上休息。醒来后,看到记者,他第一个动作是拿过床头的纸笔,认真的写下几个字:无论如何,谢谢您!

而当班长李运宇将厚厚的信封交给谭义猛时,李女士哽咽着转过头,“他们都还是孩子,都还没有经济能力。现在大学又快开学了,他们都有事要忙,却都还为了我们跑到大街上找人捐款,我真的很感谢他们。”

谭义猛家里有四口人,父亲谭庆经原本在建筑工地打小工,前几年一次操作机器时的失误,挑断了他右脚五根脚筋,为了保命,花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最后还是失去了劳动能力。母亲李小红从内衣厂下岗后一直靠打零工支撑着这个家。今年,谭义猛和哥哥谭义彬同时考上了大学,为了给弟弟治病,哥哥已经打算放弃上学。

在稍稍平复了情绪之后,李女士对病床前儿子的同窗们说:“如果不是你们对他的照顾,他不可能上完高中,现在又来帮他上大学,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”

“我是没参加接头募捐,但我是联系的初中同学,我发了说说和日志,还一个个的打电话,发动初中同学捐款,”谭义猛的朋友伍晱对记者说,“然后我们约定在奶茶店见面,他们把捐款给我,我负责带给义猛。我们十几个初中同学一共捐了330元。”(实习记者赵云飞)

“我们7月31号住的院,现在已经花掉了将近四万块,有两万都是从我娘家借的。”提起医疗费用,李女士显得特别发愁,“做了一次手术,现在都已经花了差不多四万块,医生说差不多还得做两次切除手术,差不多得十几万块,我从哪里弄那么多钱?”

“孩子确实比较乖,很听话,”母亲李小红说起儿子,特别骄傲,“他从小就很懂事,努力不让我们担心”。李女士说,孩子做手术后,孩子不能说话,一直靠打手势和写字来沟通,不能吃饭不能喝水,身上的管子一直插到胃里,平时就靠通过管子打营养液和稀饭糊糊维持生命,“管子一直插到胃里,肯定难受,他都不吭声。”李女士说,做完手术,孩子连续三晚都没睡过,这两天才开始能睡的稳一点,脸部也才开始消肿,“但是他一生都不吭,也不跟我们说疼或者难受,连医生都说我孩子很了不起。可我看着特别难受,特别心酸。”

记者在长流镇琼华村谭义猛的家中看到,几间破旧阴暗的房子,屋里几乎没有什么家具摆设,显得有些空挡。里屋的电灯都是坏的,瓦铺成的房顶上空了两块,阳光透过方方的小洞,成为屋内唯一的光源。

谭义猛患有先天性海绵状血管瘤,因为家庭条件不好,一直拖着没能治疗。“这一拖就是十八年,医生告诉我们如果早几年就治疗不会像现在这么难处理,孩子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受罪。”说起孩子的病,李女士满是愧疚。

在得知谭义猛的情况后,谭义猛高中所在班级—海口市长流中学高三(6)班的同学们自发组织为他募捐。“大家都说想去看看他,也都想帮帮他,”这个有爱班级的班长李运宇告诉记者,“我们自发组织为他街头募捐,有二十多个同学参加,我们一共制作了九个募捐箱,分了九个小组,准备在长流镇上、钢材市场和秀英小街三个地点募捐。”记者在上午10时赶到长流镇时,九个小组的二十多名同学正好在长流中学集合。“我们都是一个班的,他得了病,我们真的都很想帮他,但我们都还是学生,没有经济条件,想发动更多的人来帮他”谭义猛的一位同学说,“他平时在班里人很好,我们都很喜欢他。”

“其实大家对我们都很关心,对我们都很好,”李女士说,“我们的病床是医院高峰主任优先批给我们的,本来床位是不够的。而且这里护士都对我们特别照顾,对我们很好。社会上还有好心人来看过我们,安慰我不要着急。”在记者采访期间,就有谭义猛父亲的两位朋友过来探望谭义猛。

二十多名同学抬着爱心宣传板,捧着募捐箱坐公交辗转了三个地点,经过一天的努力,共为谭义猛募捐到一万元现金。随后,同学们赶到海口市人民医院探望谭义猛。二十几个年轻的男孩儿女孩儿让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。而谭义猛看到这么多同窗好友,听着他们鼓励自己的话,禁不住笑了起来。“看,你们一来他就笑了,这是手术后,他第一次笑”母亲李小红眼眶红了起来。

“我真的很感谢大家,真的……”46岁的母亲李小红双手握着厚实的信封,哽咽着。旁边的病床前站着二十几个十八九的孩子,眼里闪动着鼓励与温暖的光芒。坐在病床上的谭义猛,看到两个月未见的朋友们,终于笑了起来。“这是手术后,他第一次笑”,李小红激动地说。

谭义猛的班主任冼瑜丹告诉记者,谭义猛在学校特别懂事,“这孩子特别乖特别懂事,自立性比较强。虽然外表有点和常人不一样,但这孩子很出乎意料的没有自卑感,学习上也很努力。”

谭义猛今年十八岁,今年刚参加完高考,并已被海南大学农学院草业科学专业录取。“上大学是他的梦”,谭义猛的母亲李小红说。然而,在“准大学生”们开始为即将到来大学生活做准备时,谭义猛只能坐在病床上,望着窗外发呆。